青海野生黑枸杞身价飞涨 1斤被炒至上万元

导读: 在甘肃金塔县、瓜州县、玉门市等地,一种被称为“软黄金”的野生黑枸杞销售价格疯狂飙升,致使盗挖现象猖獗,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为此,当地政府和林业等部门采取措施集中整

在甘肃金塔县、瓜州县、玉门市等地,一种被称为“软黄金”的野生黑枸杞销售价格疯狂飙升,致使盗挖现象猖獗,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为此,当地政府和林业等部门采取措施集中整治。然而,受参与民众多、涉地范围广、法律条款缺失等因素制约,让执法行动举步维艰。

 

 惮于整治,野生枸杞“地下交易”

  “我今天去酒泉送货,你如果需要,抽时间来看看货再说!”4月18日一大早,金塔县大庄子乡村民翎子(化名)对来电者回话后,张罗着送货的事。

  翎子所说的货,就是在当地荒滩和草原等地多年野生的黑枸杞苗。这些枸杞苗,有她和家人在金塔县大庄子乡附近的北河湾荒滩上采挖的,也有她从当地农民手中收购来的,价格不菲。她说,一根四五十厘米长、如筷子粗细的黑枸杞苗,售价最低1元钱,高峰时,一根五六十厘米高、指头般粗细的苗子卖3至5元。

  采挖、收购野生黑枸杞苗贩卖,是翎子今年春节后才接触的一桩生意,有人来收购,她会就地出售,没有人上门收购,她通过网络推销。今年3月,翎子不断在当地网站发帖子兜售野生黑枸杞苗,和她联系求购野生黑枸杞苗子的人真不少,但她手头没多少现货,只能现挖现卖。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金塔县、瓜州县、玉门市等地,和翎子一样从事野生黑枸杞苗采挖、贩卖的农民和贩子众多。但因地方政府和林业等部门的整治打击,在当地,这种交易实际上处于“地下”状态,交易地点多变,散见于公路、荒滩、乡镇集市、农户家中、网络等各种场所,而且流动性很大。

邯郸癫痫病小发作治疗al; float: none; letter-spacing: normal; color: rgb(37,37,37); word-spacing: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据酒泉市林业局生态资源保护站站长董众祥介绍,早在2011年,因野生黑枸杞的价格高于红枸杞,青海省不少地方形成了买卖市场,玉门市部分移民乡的农民获此信息后,在附近的荒漠和草原上采摘野生黑枸杞。但在那个时候,农民只摘果子不挖株,野生黑枸杞的销售市场也仅限于青海。2014年底到现在,不少农民开始盗挖、倒卖野生黑枸杞苗子,销售扩展到青海、新疆等地。一度时期,玉门市小金湾乡、金塔县生地湾农场等地的乡道上,向外来货车运送野生黑枸杞苗的摩托车司空见惯。

  价格飙升,“软黄金”诱惑发酵

  被誉为“软黄金”的黑枸杞,由于营养价值较高,价格疯狂飙升,同时,也与当地农民种植黑枸杞时进行成本和效益比对的结果有关,其诱惑急剧发酵。

  “出售野生黑枸杞干果,特级品缺货,一级品每斤1200元,二级品每斤800元,成人买一斤可以喝一年。”这则信息来自酒泉的一家网站,黑枸杞的价格之高让人吃惊。

  这则信息并非空穴来风。近三年以来,黑枸杞的价格与红枸杞相比,竟有二三十倍的差距,野生枸杞的价格更高。

  据玉门市林业局办公室主任张旭介绍,玉门市花海镇是酒泉市种植红枸杞最早的乡镇,引种红枸杞已有近10年的历史了,这些年红枸杞每公斤售价最高100元,最低30元左右,正常情况下售价40至60元。2011年,受青海黑枸杞收购市场的影响,玉门市部分乡镇的农民自发试种黑枸杞,但当时的面积只有几十亩。

  据当地乡镇初步统计,2015年春,玉门市花海镇及周边乡镇的黑枸杞种植面积已扩展到1.5万亩左右。

哪有治癫痫病偏方n style="text-align: justify; text-transform: none; background-color: rgb(255,255,255); text-indent: 0px; display: inline !important; font: 14px/24px 宋体,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float: none; letter-spacing: normal; color: rgb(37,37,37); word-spacing: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花海镇一位种植黑枸杞的农民告诉记者,2011年下半年,青海市场上黑枸杞的价格疯涨到每公斤800元左右,2012年的最高收购价达到每公斤四五千元。随着新疆、甘肃等地黑枸杞的上市,黑枸杞的价格在2013年、2014年回落,青海产黑枸杞干果售价2000元左右,新疆产黑枸杞售价1600元左右,甘肃产黑枸杞售价1200元左右。“黑枸杞的经济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这位农民感慨。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并没有公布黑枸杞统一的质量标准,枸杞市场价格的高低,均由商贩们操控。野生黑枸杞爆发的飙升价格还与其食用、药用价值不断被追捧有关。

  大量资料显示,野生黑枸杞富含17种氨基酸和13种微量元素,其中的钙、铁、尼克酸的含量分别是红枸杞的2.3、4.6、16.7倍。更为可贵的是,野生黑枸杞是迄今为止发现花青素(OPC)含量最高的天然野生果实,含量高达OPC3690mg/100g。由此,野生黑枸杞被誉为“软黄金”、“花青素之王”。

  野生黑枸杞的巨大诱惑力,让不少急功近利的人铤而走险。

  疯狂盗挖,生态环境遭破坏

  4月20日,玉门市上空浮尘飘动,小金湾乡农民老马不顾天气变化,一大早带上铁锹等工具,和老伴骑乘摩托车出门,不到半小时就进入林业部门管护的花海封育区。荒漠深处,已经有十几个身影晃动,他们和老马夫妇一样,都是来采挖野生黑枸杞苗的。老马挥锹开挖,一簇三四十厘米高、筷子般粗细的枝条被连根掘起,老伴紧随身后捡拾。

  见到记者,老马并没有惊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采挖野生枸杞苗的收入比外出打工好得多,家家户户都在挖。”老马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正常,对于政府和林业等部门的整治行动,他也不以为然。

治疗癫痫病吃哪种药-align: justify; text-transform: none; background-color: rgb(255,255,255); text-indent: 0px; font: 14px/24px 宋体,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color: rgb(37,37,37); word-spacing: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采挖和贩卖野生黑枸杞苗,已经成为当地不少老百姓的发家致富路。董众祥发现,在玉门市的部分农村,全民盗挖。有一户人家有3个劳力,每天每人可以采挖枸杞苗近400株,价格好的时候,每株卖3元钱,一个人一天的收入就是1200元左右,这户人家仅此已收入十几万元了。“即使是寒冬腊月,在荒滩上也能看到采挖枸杞苗的人。”

  记者了解到,在酒泉市,盗挖野生枸杞苗最严重的地方是玉门市、瓜州县和金塔县的荒漠、草原、林区、河道等地。盗挖现象之严重,让当地政府和林业等有关部门始料不及。不少外地人,甚至雇佣农民工大肆采挖。除了贩卖,当地人采挖野生黑枸杞苗自家移栽,为了加快采挖速度,不少人采取剪枝、断根方式,野生枸杞苗遭遇毁灭性破坏。

  进入3至4月,是瓜州县、金塔县、玉门市扬沙、沙尘暴天气频发季节,盗挖野生黑枸杞苗。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也为天气变化推波助澜,使生态环境遭受危机。

  乘车沿连霍高速公路向瓜州县方向前行,记者在瓜州县七墩乡与玉门市饮马农场和瓜州县七墩乡接壤的荒漠上看到,采挖野生黑枸杞苗的人们全副武装,所经之处的植被被沙坑取代,一片狼藉。

  据酒泉市林业局生态资源保护站站长董众祥介绍,野生黑枸杞耐干旱,生态环境洁净,在新疆、内蒙古、青海等省区和酒泉市的荒漠戈壁中多见,在林区、河道,甚至地埂上也有。玉门、瓜州、金塔分布的野生黑枸杞是酒泉荒漠戈壁区主要的建群植物之一,是优良的防风固沙植物资源,具有极高的生态学价值。盗挖现象造成草原植被毁坏、荒漠沙化、河道水土流失,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毁灭性的。

  “疯狂盗挖黑枸杞苗的同时,还将白刺当作黑枸杞苗挖掉,使草原植被和荒漠被成片破坏,短期内无法恢复。”董众祥担忧地告诉记者,目前,酒泉市境内共有林地和封育区96.89万公顷,地处玉门市和金塔县交界处的花海封育区面积为32.2万公顷,主要植被就是白刺、黑枸杞和芦苇等,这里是盗挖野生枸杞苗的重灾区。

  北京癫痫网上预约rgb(37,37,37); word-spacing: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法规缺位,执法遇尴尬

  农民盗挖野生黑枸杞破坏生态环境的现象,酒泉市各级政府和林业部门早有察觉。

  2014年11月2日,酒泉市林业局以文件形式严禁在自然保护区、天然草原禁牧区、国家重点公益林区、封沙育林区、军事管理区和其它禁采区采挖野生黑枸杞,要求各县、市、区林业局与农牧、环保、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从重处理破坏黑枸杞等野生植物资源的案件,要求“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做到露头就打,下手要准、要狠”。

  当年11月10日开始至今,玉门市、金塔县、瓜州县分别组织多部门联合开展专项整治行动,瓜州县专项行动小组查处采挖野生黑枸杞苗案件25起,查扣涉案车辆26辆,查处涉案违法人员175人,收缴黑枸杞苗47万多株;玉门市联合执法组查处非法采挖野生黑枸杞植株行为25起,没收黑枸杞苗1.91万株,清理交易市场2处。但因种种原因,各地的执法行动频频遭遇尴尬局面。

  玉门市林业局副局长许建贤告诉记者,玉门市花海封育区面积广阔,盗挖黑枸杞的民众大都使用摩托车为运输工具,人数有限的执法小组顾头难顾尾,很难抓现行。更有甚者,冲卡、暴力抗法行为司空见惯,整治行动严重受阻。

更为尴尬的是,由于法律法规的缺位,执法行动没有后盾。据许建贤介绍,林业管护人员和执法人员对违法盗挖野生黑枸杞者进行处理的法律依据主要是《森林法》、《水土保持法》、《草原法》和甘肃省人大常委会的有关条例,但是,这些法律法规虽然都明确规定不能破坏野生植物,但就“如何处理破坏野生植物的行为”没有作出明确规定。

  据董众祥介绍,野生植物受法律保护,但目前为止,野生黑枸杞并没有被相关法律条款列入保护之列。“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款可循操作,整治盗挖野生黑枸杞行为收效甚微。”

  参与民众之多、涉及面积之广、法律法规缺失,让整治盗挖野生黑枸杞苗的行动屡屡受阻,如何斩断伸向黑枸杞的“黑手”,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在艰难探索。玉门市的部分人大代表呼吁,省、市人大、政府应该就此现象尽快制定相应详细的法规,将野生黑枸杞列入重点保护对象,重罚盗挖者。